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不仅仅是资质问题

在汽车市场面临持续负增长的威胁下,总有那么一些车企逆势增长,也总有那么一些车企风雨飘摇。不管是跨国车企,还是自主车企,都同样面临两极分化的的局面。

铃木退出中国、奇瑞出售观致、海马出售自建房产,算是目前汽车市场最极端的情况。

新能源汽车蓬勃发展之际,江淮拉上了蔚来,为其富余的劳动生产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;力帆将其中一个无关重要的汽车资质卖给了车和家,获得了大量的资金。

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不仅仅是资质问题

北汽新能源、国能、前途等车企,通过了发改委和工信部认可,直接获得了新能源汽车造车双资质。在造车资质这个门槛面前,造车新势力选择了收购和代工两个不同的方向。

生不逢时的造车新势力,威马、拜腾、爱驰等等都通过收购传统车企的方式获得的造车资质。在此之外蔚来、小鹏、博郡等车企都通过寻找自主车企的江淮、海马和夏利进行代工,曲线获得了造车资质。

上汽、吉利、广汽等中国明星车企,品牌影响力处于稳步上升阶段,本身富余产能不足,无法满足,也无意成为代工工厂。剩下给造车新势力的选择寥寥无几,更多的是二三线车企,不仅仅产品品质遭受市场怀疑,运营效率更是糟糕。

造车新势力无从选择,二三线车企同样无力自救,合作也是双方的无奈。一个是互联网运营思维,一个是固守自封的思维,即使合作都对双方有利,理念差异所带来的冲突将不可避免。究竟会对汽车制造和生产造成什么样的不良影响,我们无需调研,因为存在一丝可能的冲突,都足以让人担心受怕。

全新车型无奈印上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代工车企LOGO,这样的影响不仅仅是视觉上的,更是心理上的。

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不仅仅是资质问题

造车新势力们带来的革新,正在逐渐得到传统车企和市场的认可。市场上已经有一部分用户在尝试全新的电动智能汽车,不管是蔚来的豪华SUV ES8,还是威马的平民SUV EX5。

传统车企也同样发力电动智能汽车,电动汽车专属平台、智能化的操控系统和交互系统,这样的全新汽车正在通过比亚迪秦Pro EV、广汽新能源Aion S 和吉利几何 A 等车型展现在用户的选择面前。

市场和用户对智能汽车的需求,同样日渐明确和强劲。

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不仅仅是资质问题

对电动汽车的偏见更多不是来源于电动汽车本身,而是由造车新势力的造车经验不足所导致。即使新车来自于代工工厂,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代工工厂都无法成为燃油车的代表,更别说要制造全新高端智能化的电动汽车。

在此之外,那些市场所认可的传统车企,跨国车企如丰田和大众,即使要打造自己品牌的电动汽车,出于“稳定就是一切”的运营理念,电动汽车在短时间内不会成为发展重点。与之同时,因为燃油车销量节节攀升,它们也没有富余的产能和精力,也没有意愿去参与代工的合作。

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不仅仅是资质问题

我们可以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:如果蔚来的汽车不是江淮代工,而是由广汽丰田代工,或者是由吉利汽车代工,那么市场对于汽车品质是否就不会存在先入为主的偏见和担忧?答案当然是显而易见的。

这样类似合作,历史上也曾经有过,那就是丰田与特斯拉在电动RAV4的合作。当然,这个项目的失败,既是当时历史的客观因素,也是两家企业在造车理念上的巨大差异。

在不得不与传统二三线车企合作之时,却不得不成熟对于全新品牌的负面影响力,从而在电动汽车本身受到质疑之外,连造车本身也陷入了漩涡,这就是造车新势力的两难境地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